站内搜索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周南中学>校友之窗>新闻快讯
新闻快讯

劳君展——居里夫人的中国籍女弟子

作者:    来源:转载《潇湘晨报》 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5日 点击数:

    1925年4月,许德珩与劳君展在法国巴黎结婚。

    1971年9月26日许德珩全家合影(前排右为劳君展)。

    口述人 成波文,周南中学校友会主席。

     

        “居里夫人来了”,1926年5月的一个周日,对劳君展来说意义非凡,她在巴黎的居所因居里夫人的到来突然沸腾了,激动不已的她握住居里夫人的手,迎客进屋。

        跟居里夫人短暂的相处,成了劳君展一生的记忆。作为居里夫人唯一的中国籍女弟子,她们似乎有很多相似之处,冷静、理智、坚韧,这些动人的气质也伴随着劳君展一生,以至于居里夫人一直记得她。

        母亲、妻子、老师、民主革命人士,被列名《民国人物大辞典》的劳君展一生扮演很多角色,看似斯文的她用自己的理性和独立完成着一个个角色的切换。她无时不告诉人们,做一个独立且不依附的人。很多年后,她女儿许鹿希回忆她还会深情道出,“母亲让我不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”。                撰文/本报记者伍婷婷

     

        这位富家小姐也是周南中学篮球主力

        18岁,劳君展,这位后来学数学的富家千金,在成人礼上,为自己定了一条人生定理:做独立新女性。为此,她坚守了一生。

        1900年出生在长沙的劳君展是家中的宠儿,其祖父劳崇光曾任两广总督,父亲也是个有才的名士,五哥劳启祥,曾任雅礼中学校长,受各界尊重。劳君展本可以像所有大家闺秀那样,在宠爱中雍容地度过自己的一生。可是1918年,她却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。得知朱剑凡创办了周南女中,毫不犹豫地考了进去,跟蔡畅成为同学。两个有着生活信念的年轻人一见面便有说不完的话题。那时候军阀混战,妇女受到压迫,她们内心时常很苦楚,“国家前途”是她们常常讨论的话题。劳君展没有富家小姐的娇气,还成为篮球队主力。“五四远动”时,看似文弱的她一跃成为周南女中进步青年先锋队成员,担任长沙学生联合会宣传部长,还参与了毛泽东等人在湖南组织的新民学会,继续负责宣传工作。她改名“冀儒”,在毛泽东创办的《湘江评论》上发表文章。谁知一发不可收,这个叫“冀儒”的人受到了各界的关注。她索性利用这种声势,创办了《女界钟》,组织驱逐军阀张敬尧。她不顾威胁和警告,甚至越战越勇,外出发表演说、写各种声讨文章,一时间,初出茅庐的长沙闺秀出名了。

        从此,命运掌控在她自己手里。后来,东南大学开始男女合校,她又以优异成绩,成为东南大学一班学生。在南京,她有机会登上了去往法国勤工俭学的油轮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在居里夫人的镭学研究所担任助手

        1919年12月,她登上了去法国的油轮。劳君展既忐忑又兴奋,不知道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她。

        出发前她对法国一无所知,还是蔡元培带着他们登上了一艘油轮,可以免船费但必须坐油轮底舱。油轮条件非常恶劣,她从没受过这种苦,时常感到饥寒交迫。因为此行要耗时月余,蔡元培特意带了法文书,在底舱给劳君展他们上法文课。到1920年1月,船到法国马赛港时,她已经会简单的法文了,只是跟人交流还有难度。不久,在蔡元培的帮助下,她进入里昂大学学数学。

        也是在巴黎,她成为居里夫人唯一的中国籍女弟子。虽然她们相处短暂,但是居里夫人对于这个中国女孩的影响却是一生的,劳君展的耐力和冷静自持都是这时候打磨出来的。和居里夫人的情谊也成为她日后难以抹掉的人生底色。

        “我母亲是在里昂大学毕业后去巴黎才遇见居里夫人的。”许鹿希曾听母亲提过这段。

        许德珩回忆中也提及劳君展和居里夫人,那是1926年,他跟劳君展结婚后就想回国,中山大学寄来了聘书,并汇去广东毫洋一千元,作为两人回国的旅费。“当时的广东毫洋一千元折合银元只有七百七十元,而回国三等船票一张就需要四百元。”一筹莫展之际,劳君展提出,她想跟居里夫人学习,可以晚点回国。“那时候劳君展已从里昂大学数学系硕士毕业,她学业突飞猛进,而居里夫人正主持巴黎大学镭学研究所的工作,劳君展也到该所从居里夫人学习,当时中国学这一专业的人并不多,她对此很感兴趣。”

        “母亲并不是居里夫人直接搞镭的学生,那时候法国公立大学听课不需要交听课费,居里夫人讲课时妈妈去听。”许鹿希说道。即便如此,居里夫人很关注劳君展,在很多场合都表示欣赏劳君展的毅力,对这位学生寄予期望。劳君展作为居里夫人的助手,看到居里夫人成天埋头镭研究所,一次次失败还那么淡然,特别是面对荣誉时,她毫不在乎的态度,这些细节打动了劳君展。她以居里夫人的人生态度为榜样,变得更加理智,且不慌不忙。

        1926年5月的一个星期日,下午3点半左右,阳光穿过玻璃窗照进劳君展巴黎的住所。突然外边有人喊,“居里夫人来了。”顿时,大家都兴奋起来。原来居里夫人来看劳君展了。那时候居里夫人已经获得了诺贝尔奖,如日中天。一时,劳君展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迎着居里夫人进屋后,沏茶,用中国礼节来待客。在她和许德珩的小家中,居里夫人跟他们聊中国的文化风俗,谈科学领域的事情,不知不觉,时间很快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冷静果敢机智地救了丈夫许德珩

        许鹿希回想父母时,她记得父亲总说,“你妈救过我的命。”在她看来,跟父亲性格完全相反的母亲内向、冷静、理智,遇事从来不慌。他们年龄虽然相差十岁,但两人的结合似乎是天意。

        劳君展到达马赛港那天就认识了许德珩。刚到法国的劳君展法文很差,而许德珩早一年到法国,蔡元培就让他帮助劳君展补习法文和功课,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撮合。那时候的许德珩就因为发妻早逝,自号“楚僧”,表示要跟佛门弟子一样再不娶妻室,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。他和劳君展之间经常书信交流,复函时便用这个名字落款。两人接触时间长了,都知道双方个性。有一天,劳君展大着胆子将许德珩的署名改“僧”为“生”,退还给了他。许德珩这边自然知道劳君展的意思,也渐渐动心,两人经过几年的交往,1925年4月16日在巴黎结婚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好日子没过几年。1931年7月1日,许德珩受聘到北师大、北大任教,一家四口,本以为能过上安定日子。没想到“九·一八”事变突发,北京城里,人心惶惶。许鹿希那时刚刚四岁,见识到了母亲的冷静和机智。

        1932年初,当了实业部部长的陈公博来看许德珩,”老兄,不要教书吧!”许德珩讥讽:“不教书做什么,做卖国贼还是蒋介石打手?”这几句话气走了陈公博,结果埋下了祸根。许鹿希记得,12月13日早上5点,蒋介石侄子蒋孝先率领的国民党宪兵三团包围了劳君展家,举着枪将许德珩从床上提溜起来抓走了。那时屋外零下十几度,许鹿希和三岁的弟弟吓得直哭,被锁进冰冷的汽车房一上午。士兵们在劳君展家翻箱倒柜,声称寻找藏着的枪支,可她家书实在太多,翻起来非常麻烦,找了一上午什么都没找着。于是,小头目给上司电话,说吃过午饭继续搜查。劳君展则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冷静,见小头目打电话,(因那时电话号码需叫号)她暗暗记下号码,等他们一走,她立马通过电话查出许德珩的关押地。

        劳君展去租车公司租了一辆最漂亮的车,穿上从法国带回来的漂亮皮大衣,与家里的服务小姐一起,直奔许德珩的关押处。到关押处后,劳君展没有理会门岗,守门的见到她也以为是哪个官太太,并未在意,她便大模大样走到接待处,还叫人拿来了“犯人”名册。她一查,许德珩的名字果然在名册上,再翻,她又看到前不久失踪的侯外庐、马哲民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回来后,她马上打电话给各报馆、学校,特别通知了《世界日报》的萨空了,然后又特意给蔡元培拍了电报。第二天,三教授无端被囚的消息就传开了。后来,蔡元培联系宋庆龄、杨杏佛等,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筹备委员会的名义,发起营救,北平的学生也开始游行、示威。迫于压力,关了六天的许德珩和侯外庐、马哲民被放了出来。劳君展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匿名给“毛润之”寄去生活用品

        “沉得住气”的劳君展,似乎在任何时候都是波澜不惊的。她给“毛润之寄生活用品”,花光了所有积蓄,仍云淡风轻地和带物品的人说,“匿名吧。”

        劳君展孙子许进记得毛主席曾“qia”了祖母寄过去的火腿。那是1936年10月初,徐冰、张晓梅夫妇到她家做客,提及由于国民党当局封锁,延安那边各种物资都非常短缺,特别是干部指挥作战时没有表,生活状况更不必说。冬天来了,很多人脚上穿的还是草鞋。劳君展和许德珩当即表示要买一些物品“寄给毛润之”。毛泽东是劳君展在新民学会的同志,两人在1918年之前就认识,算是老朋友,她去法国勤工俭学时,毛泽东和其他同志还去上海的码头送过他们。但为了避人耳目,劳君展跟张晓梅到东安市场买了十几块怀表、三十多双布鞋,听说延安那边食品供应紧张,她还特意挑了一些便于储藏、携带的火腿和其他食品。东西采购齐全后,她全部交给张晓梅,用一辆三轮车从东安市场直接拉走。张晓梅回头问,“要不要打收条或写个口信?”劳君展摆摆手,“给毛润之寄东西怎能打收条?给我匿名就好。”其实,那时候她和许德珩的工资也很微薄。

        毛泽东很长时间不知道匿名寄生活用品的人是谁。直到1945年,他到重庆谈判,特意见了劳君展夫妇。故友相见,都很高兴。毛泽东跟劳君展说,“你是知道的,我这个人怎么打仗呢?我就是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。”见他主动打开话匣子闲谈,劳君展无意间问他,“我们当年曾给你寄了一些生活用品,你收到了吗?”他一听匿名寄东西的是劳君展夫妇,于是很风趣地说,“噢,那是你们送的呀?他们‘qia’了,我也‘qia’了。”他们将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的情况说给毛泽东听,毛泽东还鼓励他们把座谈会做成一个永久性政治组织。数月后,九三学社成立。

        后来,劳君展跟许进提及这段往事,还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叮嘱女儿“不要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

        劳君展跟女儿谈心时,对女儿提出的唯一希望就是“不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”,女孩要独立且不依附于人。

        许鹿希坦言,母亲走的那条路对自己影响很深。母亲曾再三说道,“女孩子一定要自己站得住,能够自立,自己有本领,自己自立。千万不要像过去那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整天过相夫教子、在家里打牌,听戏的生活。不要走那条路。”

        九三学社成立后,许德珩回到北平,被北大聘用,那年暑假,儿子考上清华,女儿考上北大,他们就在北大安了家。可劳君展因为担任重庆女子师范学院院长,很忙,并没有去北京跟家人团聚。1947年5、6月间,“反内战、反饥饿、反迫害”的学生运动在全国展开,她还如自己18岁那年一样,跟学生一起投身到运动中,结果后来被解雇了,处境十分危急。许德珩电请国民党参政会秘书长邵力子代买机票,劳君展才得以回到北平,一家人才得到团聚。

        母亲的人生观也影响着许鹿希,她曾发心许愿:“只要国家能够强盛,再大的牺牲也无怨无悔!”后来爱人邓稼先进行中国核武器研制工作时,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28年。许鹿希虽然带着年幼的孩子,倍感寂寞孤独,但仍明事理,她无论什么时候都说:“你就安心地去吧,我支持你。”有时候她也很难过,就跟母亲诉苦,劳君展反而劝慰她说,女婿是干大事的要支持。劳君展也尽力地帮忙,帮着外孙们补习物理、数学。

        1958年,劳君展得了很重的病,到1976年去世,她在床上度过了18年人生。回首一辈子,她应该是很欣慰的,因为这一生,每条路都是自己选择的。

        

    劳君展

        女,湖南长沙人,其丈夫是许德珩,女婿为邓稼先。早年参加新民学会,周南女中毕业后,考入南京东南大学。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。1924年毕业于法国里昂大学,后成为居里夫人镭研究所助手。回国后,曾任武汉第四中山大学教授、北平女子文理学院教授、重庆女子师范学院院长。1936年参加北平文化界救国会。1945年参与筹备成立九三学社。著有《微积分教程》。

     

     

友情链接

ZhouNan High School,Changsha. Copyright © 200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 长沙市周南中学 版权所有

电话:0731-88492058   地址:长沙市开福区芙蓉北路周南中学北校区

湘ICP备05003480号    注册 丨 用户登录 丨 管理员登录 丨 校长信箱

关闭